杂志选粹
当前位置: 首页/杂志选粹

审议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的专家郑功成,怎么这么“较真儿”?

审议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的专家郑功成,怎么这么“较真儿”?


 来源:《中国退役军人》杂志 2020年第12期

郑功成: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规定和保障的是军人退役回到地方“化军为民”这个过程和环节的合法权益。该法从表面上看是维护广大退役军人的个人权益,实质上却是建设强大国防、一流军队这一国家利益,它能够让退役军人安居乐业,让现役军人安心、尽心,鼓舞的是全军的士气。可以说,这部法律是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的有机结合,是一部刚性的、完全能够得到落实的、管用的法律。

22

郑功成,中国人民大学教授,长年致力于民生领域改革探索,连任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。他还是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委员、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、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委员。兼最高人民检察院、民政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、国家人口计生委、退役军人事务部等专家咨询委员或顾问等职。

文∣本刊记者 胡琳

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出台后,本刊记者第一时间对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、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、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进行专访。作为参与保障法审议的专家,他的观点令人深思——

记者:连任4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、每年至少80天用于履职,媒体评价您审议法律草案“较真”。请问您审议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草案时最关注哪些方面?

郑功成:我从上世纪90年代涉足军人保障问题研究,至今已经20余年了。这次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出台,也是我非常期待的一件事情。在这次立法中,我非常关注这部法律的立法思路和基本原则。

在立法思路上,我认为总体取向是立足于中国国情与建设强大国防武装力量的需要,在现行制度安排的基础上,充分借鉴外国特别是俄罗斯、美国、英国等国家的退役军人保障立法经验,制定具有中国特色的退役军人保障法。

在基本原则方面,我认为该法坚持了如下几条:

优先优厚原则,充分考量与新时代发展要求的适应性,确保让退役军人融入社会时有相对优先的机会、相对优厚的待遇;

实行分类规制,退役军人种类多,在坚持总体原则一致的条件下,不同的退役军人及其家属需要有不同的保障措施,确保每一类退役军人及其家属的相关权益法定化、合理化;

普惠+特惠的双层保障体系,将普惠性制度安排与特惠性制度安排有机融合,才能在维护整个社会保障体系完整、结构有序的条件下更好地保障退役军人的各项合法权益,并促进整个社会的公正与团结;

物质待遇、服务保障与精神褒奖三结合,一个完整的退役军人保障制度,应当包括相对优厚的物质待遇、优先满足基本需要的服务保障、能够提升社会声誉的精神褒奖三大组成部分。

记者:与您审议过的其他法律草案相比,您觉得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有什么特点?

郑功成: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规定和保障的是军人退役回到地方“化军为民”这个过程和环节的合法权益。该法从表面上看是维护广大退役军人的个人权益,实质上却是建设强大国防、一流军队这一国家利益,它能够让退役军人安居乐业,让现役军人安心、尽心,鼓舞的是全军的士气。可以说,这部法律是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的有机结合,是一部刚性的、完全能够得到落实的、管用的法律。

记者:作为社会保障与民生领域的专家,您如何看待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中关于退役军人保障方面的内容?

郑功成:该法是保障退役军人权益的综合法、基本法,涉及内容较为广泛,我个人比较关心就业支持和社会保险权益。因为对绝大多数退役军人来说,这两点是他们最切身的权益。

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规定,通过政府推动、市场导向、社会支持相结合的方式,鼓励和扶持退役军人就业创业,同时明确退役军人就业的途径与方式,确保退役军人就业机会优先。同时,明确退役军人转交地方后,及时办理养老保险、医疗保险、失业保险等的关系接续,并做好有关社会保险关系和相应资金转移接续工作,这一规定是对退役军人社会保险权益的全面维护。

记者:作为立法专家,您对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提过哪些建议?

郑功成:对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,我确实提出过一些意见建议。例如,构建“普惠+特惠”双层保障体系,是我对特定群体权益维护一直以来主张的立法取向,在该法得到了体现。

再如,该法第四十一条明确规定,“退役军人未能及时就业的,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办理求职登记后,可以按照规定享受失业保险待遇。”这次立法写入了这一条,其实是为符合条件的退役军人增加了一个兜底性保障。

记者:缩小地区间差异,处理好不同时期、不同类别、不同地区退役军人权益的合理平衡问题,是许多退役军人关注的焦点之一,对这个问题您怎么看?

郑功成:由于我国地区发展很不平衡,要求全国各地统一退役军人保障,退役军人在哪里都享受一模一样的待遇,客观上还很难做到。但一定要明确,退役军人保障是国家统一的制度安排,这个定性不能因地区发展不平衡被扭曲。

在制度建设与现实操作中,要以公平统一为目标,适度兼顾地区差异。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应当区分情况:如基本养老保险、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险已有全国统一制度安排的要执行全国标准;对退役军人享受公共服务还没有全国统一规定的,应由国家制定基本的标准,允许各地在基本标准之上做加法,但绝不能做减法;最后,中央财政要有足够的投入、承担更大的责任,避免地区之间的差距太大,以早日实现退役军人权益保障公平统一的目标。

记者:您认为还应从哪些方面努力,确保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落到实处?

郑功成: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要真正落地,首先,应尽快出台相关的配套法规和政策。比如我谈到的退役军人未就业期间享受失业保险待遇,究竟需要什么条件?有什么标准?可以享受多长时间?如何操作?一系列的问题都需要具体的法规政策来规范。

其次,要加大对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的宣传,既要维护退役军人的合法权益,也要引导退役军人的合理预期。

最后,《退役军人保障法》的落地,还需要相关各部门的密切配合、形成共识、协同推动,同时也要激励社会力量广泛参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