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志选粹
当前位置: 首页/杂志选粹

墨脱迎来戍边女兵

墨脱迎来戍边女兵


来源:《中国退役军人》杂志 2022年03期


   “一条崎岖的小路,一缕沉默的情愫,让岁月刻画青春的永远,去回答亲人无言的祝福……是路选择了你,还是你选择了路?”


  一首《墨脱行》唱出了墨脱行路之难,也道出了墨脱路上青春之美。


  群山巍峨,雪山环抱。载着女兵的车队,欢快地行驶在宽阔的墨脱公路上。


  姑娘们内心激动——来到西藏军区驻墨脱某边防团当兵,她们的青春注定与路有关。姑娘们满怀豪情——该边防团历史上,这20位姑娘是首批成建制进驻的大学生戍边女兵。


  墨脱,地处雅鲁藏布江下游,直到2013年10月31日才结束不通公路的历史。驻守在此的西藏军区某边防团,担负着190多公里边境线的守防任务。由于驻地环境恶劣,交通不便,过去一直没有女兵成建制戍边守防。


  列兵袁江梦难掩内心激动。这位来自华北电力大学科技学院的女兵,从小受到兵爷爷的影响,对军营充满向往。她曾两次报名参军,才如愿来到西藏高原服役。


  乘车走在“抬头望雪山、低头见深渊”的墨脱公路上,袁江梦盯着窗外的风景看了又看。感慨于眼前的这条整修一新的边防公路,她说:“以前听说墨脱没有路,进驻墨脱要翻雪山、跨冰河,如今穿上了军装,即将成为守护这条路的边防军人,内心多了一份自豪。”


  车队蜿蜒于路上,通过嘎隆拉隧道,穿越原始森林,跨过激流、冲沟,向驻地进发。


  一路上,排长王琳向女兵们介绍这段进出墨脱公路的历史:这段公路曾是中国西部最险峻的路,2013年建成,让进出墨脱的路程缩短25公里,从波密县到墨脱县仅需4个小时。


  临近墨脱县城,车队停在路上。女兵们迎来了成为墨脱军人的“第一课”——行路。


  “要成为墨脱军人,首先得读懂墨脱的路。”王琳告诉大家,过去到墨脱当兵,每个人都是从走路开始的。


  脚下的路是那样崎岖,还要攀崖壁、蹚急流。昔日走在这条路上,年轻的战士体力不支便问班长:“还有多远?”班长总是鼓励大家:“坚持,很快就要到了!”


  然而,翻过一座山,眼前出现一座绝壁。等待他们的,还有冰川与飞瀑。第三天,当他们翻过多雄拉雪山,穿越“老虎嘴”,绕过“99道弯”,新兵双脚磨出血泡,蚂蟥在手臂留下伤口……坚持,让每一位走进墨脱的年轻官兵,完成进驻墨脱“第一课”。


  如今,要想成为墨脱边防军人中的一员,女兵们同样需要领悟“坚持”的真谛。


  蜿蜒的小路在密林交织,女兵们已经走了3个多小时,她们从开始的兴奋渐渐变得沉默不语。


  钻密林,爬陡坡……汗水浸湿了作训服。虽然女兵们已经做好坚持到底的准备,但这“第一课”还是给她们带来了不小挑战。


  “注意碎石!”“小心刺竹!”男兵班长王亮亮不时提醒。姑娘们走得小心翼翼,豆大汗珠滚落脸颊。


  抬脚,踩稳,落脚……谈及墨脱行路的感受,广西籍女兵范晓微说:“曾经以为,行路是一件充满期待的事。如今走在路上,终于明白行路也是挑战。”


  “成为合格的戍边女兵,一定要用坚持的信念,战胜每一次挑战——这样的青春才有意义。”一旁的袁江梦接过话茬。这番话语,仿佛给战友的心间带来一抹阳光,姑娘们的步子迈得更稳了。


  6个小时后,在锣鼓声、鞭炮声和掌声中,20名女兵走到营区。欢迎仪式上,男兵们为女兵们戴上了圣洁的哈达。


  走进洒满阳光的宿舍,她们的脸上充满笑容。


  在高原服役9年的上士郭绍梅说,此次进墨脱的女兵中有7人是她在新训基地带的兵,“这些姑娘一直期待去边防守防,她们刻苦训练,也做好了吃苦的准备。”


  对女兵来说,边防是充满挑战的“梦想之地”。来到边防第一晚,她们兴奋得难以入眠。翌日一早阳光照进峡谷,洒在营区空地上,女兵们早早集合。当日,她们要前往深山里一个执勤点,去了解点位官兵的戍边生活。


  蜿蜒的边防公路直通深山执勤点。车辆行至半山腰,天空传来了阵阵轰鸣。袁江梦望向窗外,突然喊道:“无人机!”在高山峡谷中看到无人机,让这位大学生士兵激动不已。


  中士李金涛告诉姑娘们,如今墨脱的执勤点基本实现无人机智能化空中批量物资投送。“执勤点的器材、蔬菜等物资,基本都是通过无人机送来的。即使大雪封山,官兵们期待的包裹、信件也能按时到达。”李金涛说。


  哨点位于森林深处,营房是一排活动板房。驻守偏远点位,官兵以前总是“一条信息也难求”。去年春节,在军地各级努力下,一条条光缆铺设到深山哨点,为官兵打通了连接外面世界的“路”。


  驻训点的战友笑着告诉女兵们,他们随时随地可以与家人通过手机视频通话,“如今驻训点不仅通了路,‘信息公路’也畅通无阻,墨脱再也不是‘孤岛’。”


  在墨脱,更多“艰难曲折之路”正在变通途,戍边军人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。


  一条条“大路”延伸向远方,女兵们对即将开始的戍边生活充满期待。




  (文/马 军 晏 良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