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采
当前位置: 首页/风采

奔赴537.7高地,她成了106团在上甘岭唯一的女战士

奔赴537.7高地,她成了106团在上甘岭唯一的女战士


来源:中国军网-解放军报


奔赴537.7高地


■尹娟


“时间无声无息地过去了整整70年,在上甘岭战役中牺牲的英雄们,我们生活得越幸福,就越深深地思念你们……”2022年8月,武燕平录制了这段“缅怀上甘岭战役106团参战英雄”的视频。武燕平的父母分别是志愿军第3兵团12军34师106团团长武效贤和该团干部股干事杜念沪。这是她与106团军人的部分后代在上甘岭战役胜利70周年之际开展的一项纪念活动,也是她准备送给母亲杜念沪92岁生日的礼物。



1949年5月,杜念沪入伍后,来到华东军政大学上学。后来,她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的创建工作。学院成立后,杜念沪被任命为学院教务处干事兼政治教员。


入伍前,杜念沪曾在金陵女子大学读书,冒着生命危险在和平解放杭州前夕做了大量幕后工作。她会讲英语,还能歌善舞。当时,军事学院有不少人曾给她介绍相亲对象,但都被崇尚婚姻自主的她婉拒。院长刘伯承元帅也十分关心她的婚事,说:“小杜干事,我给你介绍一个很能打仗的人,你一定会同意!”就这样,刘邓麾下战将、久经战火考验的高级速成系学员武效贤出现在杜念沪眼前。


初次相见,杜念沪就对这个性格刚毅、眼神犀利的年轻团长产生了好感。不久后,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。一次,两人和其他学员相约外出游玩。那天,天气很热,看到杜念沪满头大汗,武效贤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叠得方方正正的手帕为她擦汗。看到这条带着皂角香的手帕,杜念沪一脸诧异。武效贤连忙说:“这是我用从旧衣服上剪下来的布缝的手帕,今天太热,特地为你准备的。你放心用吧,我洗了好几遍,干净着呢!”杜念沪接过这条粗布手帕,心里不禁漾起甜蜜的涟漪。在之后的交往中,她更发现这个山西大汉不仅仗打得好,兵带得好,而且还会缝衣服、做饭。他身上穿的军装总是整整齐齐,白衬衫的领子洗得没有一丝污痕,的确是个值得信赖和托付的终身伴侣。


1952年5月1日的南京,风和日丽,阳光明媚。这天上午,刘伯承院长特地换了一套崭新的军装,前来见证杜念沪与武效贤喜结连理。这份特殊的荣耀,更加激励着夫妇二人不懈追求他们的人生理想。



1952年7月,南京军事学院的毕业典礼上,原本宣布武效贤留校担任教员的命令临时改为立即前往朝鲜战场。原来,朝鲜战场激战正酣,志愿军第3兵团王近山司令员亲自点名武效贤火速赶往金城防御前线,接任志愿军第3兵团12军34师106团团长一职。武效贤决定马上出征。


得知这个消息,杜念沪的心情非常激动。她毫不犹豫地向院领导递交了要求上前线的报告。


不久后,夫妻二人登上从南京开往东北的军列。到达辽宁宽甸火车站后,他们一刻也没有停留,坐上吉普车赶往兵团留守处报到,再直奔106团金城防御前线。一路上,车窗外的一片片废墟、一幕幕惨状让22岁的杜念沪深刻感受到这场战争的残酷。经过3天紧张行程,夫妻俩终于来到驻地。这一路上,杜念沪常常恶心呕吐。到了晚年,她才对女儿武燕平说:“其实,当时刚下火车,我就知道怀孕了,但不能对任何人讲,因为讲出来就不能跟你父亲一起走了。”


到达金城后,杜念沪被任命为106团干部股干事。106团完成防御作战任务后,奉命进行休整。此时,活跃开朗、多才多艺的杜念沪已经和战士们打成了一片,她常常带着他们学文化、学唱歌,帮他们写家书。11月17日,106团接到接替93团扼守上甘岭537.7高地北山的命令。武效贤作为团长,必须马上赶往前线指挥所。临走前,他知道了杜念沪怀有身孕的消息,便以“女兵不可以上前线”的规定为由,要求她留在后方。杜念沪却说:“前线不让女兵上,可我是干部。你到哪,我就到哪,就算牺牲,我们也要牺牲在一起。”就这样,杜念沪成了106团在上甘岭唯一的女战士。当晚,106团进入537.7高地北山阵地,杜念沪则和团留守处的干部驻扎在一条背向阵地的坑道里。


杜念沪的工作是登记全团牺牲同志的名字。每天从团部通信员手中接过当天牺牲战友的名单时,她的内心都充满难以抑制的悲愤。牺牲的战友太多了,她含着眼泪誊录着他们的名字,尤其是看到那些熟悉的姓名,便感觉心如刀割。每天,杜念沪既不希望看到通信员,因为他总是带来牺牲战友的名单;又渴望看到通信员,因为他有时会带来武效贤的消息。每当听到“团长带着我们打仗”这句话,她的心便能得到慰藉。


一天,一阵突如其来的轰炸过后,杜念沪瞬间被掩埋在漆黑一片的坑道里。不知过了多久,她才被战友救出来。这样惊险的场面在几天后又发生了一次,所幸最终化险为夷。战斗间隙,杜念沪怀着身孕,依然坚持上阵地慰问战士,给大家带去温暖。



1953年2月,产期将至的杜念沪经上级批准回到杭州老家待产。临别之际,杜念沪和武效贤商量,决定给还未出生的孩子取名“和平”。这个孩子就是武燕平的哥哥。


武效贤、杜念沪夫妇对子女教育非常严格,一些往事让武燕平至今记忆犹新。1965年,武效贤任原南京步校副校长,杜念沪也是步校干部。一次,武和平早上起晚了,担心赶不上校车,便希望父亲能用专车送他上学。武效贤听后立即严肃批评了他:“我的车是工作用车,跟你没有任何关系,你现在就是不吃早饭也要跑步去乘班车。”从那以后,兄妹俩从未因个人的事用过父母的车。还有一次,步校礼堂放电影,武燕平兴高采烈地早早去占位置。看到第一排中间座位上贴着父亲的名字,她想都没想就坐了上去,结果被随后赶来的杜念沪一把拎起来,要求她坐到后面的家属区。这让武燕平眼泪汪汪,直呼:“不公平,为什么别的小孩可以坐大人的座位,而我不可以?”杜念沪耐心地教育武燕平:“做事要讲规矩,这是统一组织的活动,安排坐在哪里就坐在哪里,不能搞特殊。你应该给其他孩子做榜样啊。”过了一会儿,其他几个坐在前排的孩子在武燕平的带动下也陆续坐到了家属区。那一刻,武燕平感到非常自豪。武燕平和武和平都经历过上山下乡。干农活非常辛苦,武燕平曾向父母抱怨,父母却说:“在农村里锻炼锻炼,吃点苦没什么可抱怨的。你想想那些烈士,有人牺牲的时候才十几岁。我们现在不打仗,吃住不愁,应该感到知足啊!”父母的话让兄妹俩反思了很久。后来,武和平和武燕平分别参军入伍。其间,父母也从不给他们特权,不许他们以“领导的孩子”自居,坚持让他们自己的路自己走。


这些年来,武燕平一直希望能给母亲过个生日,但杜念沪每次都拒绝了。今年是上甘岭战役胜利70周年,武燕平筹划了一系列活动,既为纪念上甘岭战役中牺牲的英雄烈士,也希望送给母亲一份有意义的生日礼物。遗憾的是,杜念沪9月因病离开了人世。此前,中央电视台《国宝档案》栏目组曾与杜念沪约定10月初到南京进行采访。如今,杜念沪不在了,武燕平为栏目组提供了许多父母生前珍贵的视频和照片,希望通过这种方式,让这段历史被更多的国人记住。


多年来,武燕平曾带领106团部分后代回到父辈战斗过的地方,重温那段峥嵘岁月。与此同时,她也在整理父母的口述、手稿、军令状、记功命令等物品,并将它们陆续捐给了博物馆、纪念馆、父母的老部队。她说:“希望这些珍贵的物品能让更多人接受最直接的红色教育,让革命历史代代铭记,让革命精神代代传承!”